「人工智能创业30人」是他,让安保人员从劳累盯视频工作中解放出来

[ 导读 ] 人工智能它本身是一种技术,不管我们喜欢不喜欢,你关注它了它还是会成长,你不关注还有一帮人,一帮科学家,一帮专注这个技术的人群发展,因为它一定是有它存在的意义。

人工智能它本身是一种技术,不管我们喜欢不喜欢,你关注它了它还是会成长,你不关注还有一帮人,一帮科学家,一帮专注这个技术的人群发展,因为它一定是有它存在的意义的。

2017年2月22日,《视也》专访了深醒科技联合创始人袁培江,带你走进神奇的AI安防领域。以下为采访内容文字整理版本:

深醒科技的几个标签:专注、从容、共赢、不忘初心

人工智能的发展经历过好几个阶段,最早的时候人们对它给予很高的期望。我读书的时候,大家很少关注具体专业,更多的可能是一个稀有业,在当时的专家系统,包括人工智能对我们有了一个很大的启发,当时我记得很清楚的时候,李衍达院士他当时在从事信息学,应该是在我们年轻的时候给了我们开了一扇好奇的大门,人工智能在上个世纪的八九十年代就有了一个很大的发展,后面经过一段时间的沉寂,其实人工智能的发展从它的历史来看一直是有一个非常好、非常正面的一个曲线。

正好在我读书的时候赶上了这个阶段,等于说在当时没有太多的想法,也没有太多的考虑就进入了这个领域。

最早的时候我们做这个工作的时候是很单纯的,只是觉得国家有需要,我们自己有这个条件和这个能力,当时我们是几个朋友自筹了一笔资金,其实很少,就扎到这个创业的大潮了。在中国,你有了技术,那么资金往往就会是一个加速的过程,其实回过头来看,我们从来没有准备好,或者说怎么去做,而是说一步一步的相当于搭一个别墅,搭一个房子似的,一个环节,一个环节自己去拼出来的。

我们主要是以安防为主,主要是公安部门,安全部门,机场,海关,小区,后面还有一些银行,包括监狱,各个领域其实都是相通的,都有着共同的诉求,但是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都是希望这个社会相对能够更安全,更和谐,我们现在主要的客户是这些。同时我们也有一些新的尝试,包括像一些医院,还有一些金融,因为我们是一个人工智能的公司,我们在这方面有着一定的优势,有着一定的技术,和应用结合起来,至少从某种意义上对他们的成本,和他们的安全,对经济效益会有一个比较大的提高。

为什么我们关注于安防呢?其实从9·11,反恐已经是全球的一个大趋势了,而且从2014年到2015年各个地方的爆炸,反恐,让我们觉得这个需求是不计成本,不计代价的,让我们感觉到这个机会可能会是一个最痛的,最直接的,在最早我们做的时候并不知道这就是一个市场,但是我们意识到如果人工智能在这里面能够解决一个问题,那么它就会变成一个刚需。我们和当地公安合作,已经有很多的诈骗犯,很多潜逃的,包括一些恐怖分子被陆续的抓获,从某种意义上来讲等于是保护了很多家庭,保护了很多平民,保护了很多机关。

从我们的角度来说,我觉得从现在高铁让大家的距离更短,手机让大家更容易沟通,那么我认为人工智能会让更多的人从实际的,繁重的工作解放出来。从我自己的理解,在发展过程中我们会发现,这个世界上我们未知的要远远超过我们已知的,人工智能可能作为一种工具,可能让我们有更多的时间去思考。

我一直是把融资当做一个加速器的,就像一个火箭发动机,融资不是说越多越好,也不是说融资就越大越好,很多时候融资只是说对你这种团队,对你未来方向的一种认可,一个好的公司有融资到的时候,它可能就会很快的成长起来,那么一个差的可能就显露原形。

作为一个创业团队,作为一个管理层从来没有觉得我们这么快拿到投资之后大家就沾沾自喜,我们更多的是一种责任,而且这是一种信任,这是要我们用更高的回报来去证明的。

大家还记得卡斯帕罗夫输给“深蓝”的时候,当时人们就说,“深蓝”赢国际象棋太简单了,要是围棋肯定赢不了,结果经过这段时间的努力,就赢围棋了。这说明了什么?经过20年了,人工智能它本身是一种技术,不管我们喜欢不喜欢,你关注它了它还是会成长,你不关注还有一帮人,一帮科学家,一帮专注这个技术的人群发展,因为它一定是有它存在的意义的。

而且从去年来说,阿尔法狗赢了李世石之后,后来有个Master60连胜,这个事情让大家觉得很诧异,大家为什么会觉得诧异呢?最后人们发现其实只要有规则的,只要有知识的,人工智能一定可以通过某种手段去找到这个规律,就是任何一个事情,只要有规律,人工智能一定是能找到的。但是人工智能是不是能够替代人呢?这也就是我一直在思考的一个问题,从我自己的角度来说,我觉得个人应该是各有所长,就像我们读书的时候,有文科生,有理科生,每个人擅长的地方是不一样的。

在理科领域我们相信人工智能肯定会通过不断的演化,不断的学习,在某种意义上它的技能,它的技巧,它的知识肯定会超过人的,这个是没有疑问的。但这个社会并不是只有人工智能,就像我们工作的时候一样,很多时候需要交互,需要情感,需要各种各样的情况,人工智能能不能在这方面超越呢?我不知道,也许没有,也许有,但这个其实不重要,因为从我的理解来说,人工智能它本身就是一个工具,就像我们的手机一样,就像我们的电脑一样,它只是提高你的效率,提高你的沟通的途径。我认为人工智能的未来应该会有很多领域会给我们带来很大的便利。

简单的以安防为主,你看我们现在,北京成百上千万的摄像头都是闲置的,大量的数据是空着的,这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如果有人看着是不能解决问题的,那么人工智能无非就是一个算法,一个电,它就可以把很多很枯燥的工作给解放出来,你想让一个人去盯16个屏,他会很累的你要让人工智能去盯一万个屏都没问题,所以我们从这个角度来说它一定有它的作用。

所以说中国为什么把人工智能,把机器人,把很多高新产业当作国策,因为他意识到这一条,我们是一个大国,我们只有在技术上,只有在这方面去把握住机会,你才有可能在未来的国与国之间的竞争中能够有一席之地。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我认为第一不需要担忧人工智能,它一定会是我们的一个工具;第二个,不要太过于期盼太高无论如何它只是一种方法,未来的社会肯定还是要新的或者更多的领域去发掘它,也会有更多的机会。

说到国内人工智能发展阶段与国外相比的时候,袁培江从以下几个方面来谈:

第一,在基础方面,包括基础理论,基础研究等,我们会发现更多的基础创新还是来自于国外;

第二,在人才方面,我们是比别人加班多,我们比别人拼得狠,我相信很快在这方面我们和国外的差距会越来越小,因为人和人之间不会说他比他聪明多少的;

第三,在公司方面,我国很多著名的企业家都是有使命的,他们的欲望都很小,大家宣传的时候把钱全捐出来做了很多事情,更多的是一种使命。

所以说从这个角度来说,我觉得不管从基础研究,人才,包括企业来说,我觉得我是很看好中国的,而且我相信我们这一块是其他国家都比不了的,这个我一点都不怀疑,所以这是我当时回国一个最根本的原因。

从我自己的角度,我个人的意见,我认为第一点就是这种热度还会持续很久,按照正常的规律它首先要达到一定的高点,经过某某泡泡吹了之后它才会破灭。所以大家的期望一定会是持续的升温。

第二点,从我自己的角度来说,人工智能能不能达到预期,我觉得看你怎么去理解了。任何一个技术它一定要的有它的使命,一定要落地,一定要解决实际的问题,否则的话它就是一个概念,概念的意思就是你要花很多的钱去做一个不知道有没有答案的结果。这个事情我不反对别人去尝试,但是我自己有自己的判断。所以深醒在这方面一直是很冷静的,我们会去尝试一些,我们会尝试一些我们觉得有把握的,比较可行的,比较符合我们的体量去做的事。

比如说很简单的,你要有多少人,你就要考虑这些人拿多少钱,你要挣多少钱才能养活他们,这是很一个很朴素的道理,如果每一个技术创业的团队他想明白这个事情了,而不是说我要靠投资人的钱去养,我养了三年我就会变成老大,我养了多少人就会变成一个巨头,不要有这种想法,我觉得他会很冷静的去思考的,因为我们有时候需要去做一些常识,冒一些风险,但是我们自己很清楚它的技术一定是有它的边界条件的,它有它擅长的,也一定有它不擅长的,技术不是说包治百病的,那是做不了的。

从另外一个方面,这种技术一定是一个公司的根基,如果你没有,你只考虑运营的话,那么你就会很辛苦,你要走的比别人快,你要膨胀的比别人大,而且你还要在短时间内烧的钱比别人多,你才有可能把这个壁垒设的更高,让别人通过运营,通过其他的方式进不来。

人工智能本身是一个技术主导型的一个公司,这个里边更多的到最后一定会是你在技术上做的深度,这个是很重要的一点。所以说这一块我是建议我们做技术的,尤其是已经是在这个行业的人,要很清楚的认识到自己的优点和缺点,不要只是盯着自己的短板,觉得我好像不懂管理,不懂营销,我就没法去做。

还有一个就是成本,其实我们会发现这个社会比你牛的,或者跟你一样牛的非常多,你要能的无非就是让大家和你一起走,一起走,自然而然就走得远了。

我们最艰难的时候,我给大家发完工资之后我只有一千块钱了,我都没有任何的钱了,有一段时间,最艰难的时候没有钱了,还是开开心心的,因为我们知道只要我们在努力,我们做的并不是一个特别冲动的事,那是我们最苦的时候,所有的账上的资金只有一千块钱了。但是很快我们就有了一笔收入,有了一些订单。后来陆陆续续拿到投资,应该说还是很高兴的,只不过经历过那段过程之后,大家表现的也没有那么明显,后来就有了成功的案例了,最早我们还是在实验室,去证明,告诉别人我牛,赶快投我吧。后来人家投了之后你再证明你真牛,到最后我们就证明了,甚至可能还算是这个能力的。这种过程其实就像一个孩子似的,在成长过程中取得的每一点成绩,遇到的每一个挫折对我们自己来说都是一种很大的欣慰和满足的。

作为一个创业者来说,首先是要有一个信念,就是你做的事是对的,你知道你自己的优势,你知道你的不足,你能够找到一个合适的人,你能把这些最基本的几个要素给拼齐,然后有一个比较宽广的胸怀和一起大家共处,这样的话我觉得成功的可能性就会非常大。因为毕竟这个社会上永远是给我们机会的,给创业者机会的,大家可以看到,像2016年有那么多的公司死掉的,但实际上投资依然会给创业者很大的支持和认可,因为只要你努力的,只要你是很认真,很用心的做事,有很多人都说你第一次失败了,第二次失败了,有可能第三次就成功了。

从我自己的角度来说,我更希望我们不管怎么去做,我们一定要不忘初心,作为深醒来说,我们的原则很简单,我能够降低社会的成本,我能够降低这种浪费,我能够抓住这个本质,那么我一定会找到一条路,其他的行业,其他的领域也一样,你一定要找到一个你所独有的,属于你的一个路,这是我对其他人的一个建议。

所以我说的从容就是我知道很多事情,就包括研发,很多人觉得研发是个无底洞,但作为我来说我知道这是可控的,因为你知道它的成功的概率在哪儿,而且我也我的团队他们擅长的在哪儿。所以对我来说每一件事情它的风险都是很小的,这就是一种心态,很多时候焦虑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如果你焦虑了,那至少有一个东西你失控了。从我自己的角度来说,我认为这是一种责任,我们这个团队在做这件事情的时候我知道哪些是可以做的更好的,那些是我准备好的。

因为其实九死一生,创业可以这么说,只有等你真正明白了才有可能,所以这个过程无非就是有足够多的,有经验的,大家一起合作,因为这个市场足够大,并且我们都可以看到,这是一个不用怀疑的未来。

我们的使命是做一个伟大的公司,我们还在路上,深醒走的路和中国走的路是一样的,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先解决一些实际的问题,在这个行业里边能够服务于我们的用户,服务于我们国家。那么在未来我们可能会更多的去尝试一些其他的,就像我刚才说的,当人工智能无所不在的时候,这里面必然也很多也将是深醒的,我们会在这方面努力去做。

我是深醒科技袁培江,我在视也,视也发现创新者。